网站地图

首页 > 新闻 > 产经
  • 医保谈判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武汉启动胰岛素带量议价第一谈,残酷议价规则惹争议

第一财经 2020-01-12 11:36:27 听新闻

“武汉模式”让近百亿糖尿病用药市场沸腾起来。

胰岛素专项谈判近日在武汉拉开帷幕,也迅速引起了胰岛素市场的震荡。

多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感叹:“武汉模式下的带量采购只能用残酷形容。”截至1月12日,武汉市胰岛素类产品的带量采购尚未有中标价格和中标企业名单流出。

1月9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在全国率先启动胰岛素专项带量采购议价谈判,这是继2019年12月初, 武汉市正式启动对首批奥美拉唑、兰索拉唑、布地奈德、左卡尼汀等45个临床用量大的品种执行带量采购后, 首次将胰岛素纳入带量采购后的最新进展。

武汉模式残酷议价引争议

根据武汉市发布的2019年第一批集采胰岛素类药品分组及采购量信息,此次集采中胰岛素类药品总采购量达170.57万支,按照目前各组产品的中位价格测算,带量采购合计金额约为 1.3 亿元。

从武汉市药械联合采购办公室1月3日发布的《关于武汉市胰岛素类药品带量议价的通知》(下称《通知》)获悉,本次参与议价企业包括诺和诺德、礼来苏州制药、通化东宝药业(600867.SH)、联邦制药(037933.HK)、誉衡制药(002437.SZ)、赛诺菲(北京)制药、甘李药业等9家被分为七个组进行议价谈判。

根据通知,武汉市采用降价幅度梯度给量,按照降价幅度不同,给予不同的采购量,充分体现量价关系。武汉市要求量大者降幅大,另一方面,还提出梯度降价,每增加一定量,则需进行5%的梯度降价,只有通过降价才能获得量的增加。

同时,对未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实行集中带量采购,将同一通用名下药品分为原研和仿制两类进行集中带量采购;也对剂型进行合并,将所有药品合并为30个剂型,剂型合并力度大。例如,将缓释片、控释片、缓释胶囊和控释胶囊合并为缓控释制剂,将粉针剂、冻干粉针剂和溶媒结晶粉针剂合并为粉针剂等,将每一类的药品总量增大,以利于以量换价。

当同组同企业产品只有一个品规的,以2019年12月1日全国最低价(不含福建、广东、重庆)为基础,报价降低5%,可获得该品种2018年武汉地区采购量的70%为约定采购量;报价低于全国最低价10%,以90%为约定采购量。

同组同企业产品品规超过2个时,同样以参加低于全国最低价5%和10%,获得70%和90%的采购量。降幅低于5%的,就只能提供替代用量,具体由专家决定。

“武汉模式”让近百亿糖尿病用药市场沸腾起来。有业内观点认为,此次武汉对胰岛素的带量采购政策整体议价规则仍是围绕“降价”展开,且主要是前端的采购层面,有点为了降价而降价。

一位胰岛素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武汉市胰岛素类药品带量采购的议价规则,与完善药品集中采购和价格形成机制的目的矛盾,不能充分体现出带量采购的对药品价格调整的作用。

他认为,武汉这一议价规则会造成企业不公平竞争,竞争不充分,药品价差比例进一步加大,不利于形成合理价格,同时也难以保证医疗机构规范用药。

他具体说到,在武汉市药械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的通知中规则中,价高者仅需要降低与价低者同样的费用比例就能获得靠前的排名,原来价格较低的仿制品需要比价格高的原研制药品更高的降幅才能获得替代用量。

举例来说,同一产品的A品牌,100元;B品牌,80元;A价格比B价格高25%。原流通费率均为10%,经带量采购后,流通费率同样减少5%支出作为降价空间,即A品牌降价后为95元,降价绝对值5元,B品牌降价后为76元,降价绝对值4元;则A品牌排名在前。B品牌如果想排名在A品牌前面,需要降价绝对值>5元,降价幅度>6.02%,B品牌小于75元;A、B的价差进一步加大,A价格比B价格高26.67%以上。

“按武汉市药械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的通知中规则进行议价,获得同等采购替代量,价格越低的品牌需要降价幅度越大。”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武汉市实行的这一议价规则并不利于带量采购发挥市场竞争机制,药品价格形成结果不合理,价差比例将越来越大,医疗机构选择的未必是最终中选价最低的药品,难以保证医疗机构对药品的规范使用。

糖尿病药品降价趋势显著

近年来,全球糖尿病患者数量逐年增长。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20-79岁人群中约4.63亿人患有糖尿病,中国的成人糖尿病患者人数已超过1亿。在糖尿病用药中,胰岛素使用量最高。

虽然胰岛素在全国范围内的用量巨大,但由于生产工艺复杂,目前全国范围内,将其纳入带量采购中武汉属于先行者。

中泰证券研报显示,2018年国内胰岛素市场整体规模已超200亿元。而武汉地区市场规模约为1.3亿,占全国市场份额只有0.57%。

但根据1月9日流露出的谈判视频中,谈判专家所言:“我们是代表国家局在谈判,用国家最低价谈降幅,降零点几算降幅吗?谈完会立刻告诉国家局谈判结果。”

国家政策的天平再一次向“企业降价”倾斜,而随着国家层面对“两病”(糖尿病、高血压)用药越来越重视,“武汉模式”带来的结果,或对全国糖尿病市场用药带来重大影响。

数据显示,2018年重点省市公立医院化学药胰岛素及其类似药排名前十的品牌合计市场份额高达95%以上,在销量排名前十的胰岛素品牌中,以诺和诺德、礼来、赛诺菲等外资企业的产品为主,第一财经记者留意到,这三家企业也在此次带量采购的名单中。

不过,北京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却认为,地方性带量采购的采购量根本无法与全国带量采购的采购量相比,尤其是对于胰岛素销量排名靠前的大企业来说,基本不会为了区域市场而大幅度降价,“参与度较高的大多是那些还没有建立起完善销售队伍和销售渠道的小企业。”

责编:陈姗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